大科技杂志社官方网站

新浪微薄腾讯微薄

最新碎语:想象力比知识更重要

您的位置:大科技杂志社官方网站 >科学之谜> 亚马孙雨林深处的神秘沸腾河

亚马孙雨林深处的神秘沸腾河

雨林里的神秘沸腾河

在神秘的亚马孙雨林深处,有一条散发阵阵热气的沸腾河,人们经常能看到漂浮在河面上的生物尸体。它长约6.24千米,大部分水域宽为25米,深的地方可达6米左右,最惊人的是它的平均水温,竟高达90℃。如果一些小型哺乳动物、爬行动物或者两栖动物不慎落入水中,被如此热的河水活活煮死也不足为奇,当然,人也不例外。

自然界的热水通常会依附在活火山或岩浆系统等热源上,这些热源会不断地给地下水提供热量,使其保持高温状态,美国黄石公园的沸腾河就是依附热源的一个最典型的例子。它是加德纳河的一部分河段,依赖着巨大的黄石火山,流淌着的河水能够获得火山带来的巨大热能,河水温度在45℃到60℃之间。

而在世界上最大的热带雨林深处,流淌着一条雾气缭绕的沸腾河是一件十分不可思议的事情,因为它离火山等热源实在是太远了,最近的活火山距离它都有600多千米,这意味着它无法接触到炙热的火山岩,因此也无法获得熔融岩石释放的热能,但河水的温度竟是惊人的90℃。那么这条沸腾河究竟是怎样造成的呢?

地底下的热源

我们知道,地球是一个庞大的热库,蕴藏着十分巨大的热能,这些热能来自地球内部的核衰变。热能使得地球内部和地表产生温差,它会驱动地热持续地传到地表,地热现象则是这些热能经由水等介质传导到地表形成的自然现象,如温泉、间歇泉等。虽然火山附近容易形成温泉,但火山主要还是地球板块运动的结果。因此,在板块运动剧烈的区域往往会出现从地下自然涌出的高温水。

而秘鲁恰好位于太平洋板块和美洲板块的交界处,由科学家们发现的断层和裂缝也表明这里板块活动常发。断层和裂缝就像是纵横交错的“地球血管”,“血管”里是被地热加热至高温的地下水。而秘鲁除了位于板块交界处,还位于亚马孙雨林地区,有着十分充沛的雨量。大量雨水顺着具有良好渗透性的沉积岩进入地下,并流入含有高温地下水的断层和裂缝中,和高温地下水混合,最后浮出水面,形成了沸腾河。

但这还只是猜测,目前关于沸腾河的准确来源和流动方式还需要我们加以探索。

热水也杀不死的生物

亚马孙雨林深处的沸腾河是地球上一个鲜为人知的自然奇观。它虽是动物的地狱,但却孕育着一些可以在高温环境下生存的微生物,其中的一些微生物被确认为新物种,它们在其他地方都看不到。

科学家们说:“亚马孙雨林里的沸腾河帮助我们研究地热,而河里的耐高温生物可以帮助我们了解地球原始生命。”

诞生初期的地球十分动荡不安:火山时常喷发,滚烫的岩浆在地面流淌;来自太空的天体不停撞击着地球,使地球升温;岩浆海洋覆盖了地球表面。那时的地球与其说是一个岩石行星,倒不如说它是一颗炽热的熔岩地狱。但科学研究表明,在这样的一个地狱时期,仍然有生命存在,它们跟沸腾河里的微生物一样,承受着令人难以想象的高温。这些耐高温微生物究竟有着什么样的特殊技能,可以让它们在环境恶劣的地狱地球生存下来呢?

地球上的生物,在超过一定的温度时就会发生死亡,主要是因为生物体内的蛋白质在温度升高后会发生变化,失去活性。由氨基酸组成的多肽链,会折叠成各种特殊形状的蛋白质结构,为了维持这种结构,蛋白质内部往往会形成很多化学键。当温度升高,维持蛋白质结构的化学键就会发生断裂:先是较弱的键,然后是较强的键。

这种蛋白质结构的变化其实是致命的,因为蛋白质的结构是它发挥功能的关键,如果蛋白质结构出现异常,它的功能也会受到影响。举个例子,疯牛病是一种致死性的疾病,它的起因是朊蛋白结构发生变化:结构发生变化导致正常朊蛋白变成有传染性的蛋白,最终造成疯牛病。

如此以来,我们可以猜测,那些可以在沸腾河里生存的微生物,可能进化出了在高温下也很稳定的蛋白质,它们的结构不容易被温度改变,因此它们的生存也不会受到影响。也许,那些在地狱时期就顽强活下来的原始生命,也发生了这种令人惊讶的进化,它们跟沸腾河的微生物一样,进化出了能耐受极度高温的蛋白质,所以它们才能在地狱般的地球存活下来。

亚马孙雨林深处的沸腾河不仅是一个自然奇观,也是一个生物奇迹,科学家们将继续深入亚马孙雨林,解开这条沸腾河的全部谜题,特别是高温下生活着的微生物的秘密。

---

转载请注明本文标题和链接:《亚马孙雨林深处的神秘沸腾河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路人甲 表情
Ctrl+Enter快速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