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科技杂志社官方网站

新浪微薄腾讯微薄

最新碎语:想象力比知识更重要

您的位置:大科技杂志社官方网站 >大科技> 非洲原始部落的最佳饮食

非洲原始部落的最佳饮食

饮食与我们的肠道菌群

大家都知道单一、不均衡的饮食习惯不利于身体健康。但是,为什么如此呢?食物究竟是通过什么来影响人体的身体机能?

是肠道菌群。人体肠道的正常微生物群,能影响体重、消化能力、新陈代谢和某些疾病的患病风险。肠道菌群越多样化,人体某些疾病的患病率越低。没有脾脏、胆囊、扁桃体和阑尾,人可以继续正常生活,但是肠道菌群一旦消失殆尽,就意味着命不久矣。

健康、多样的饮食是维持肠道菌群多样性的关键。伦敦国王学院遗传流行病学领域的蒂姆·斯派克特教授在其《饮食误区》著作中曾提及一个这样的实验:他让自己的儿子汤姆一日三餐只吃麦当劳,十天后汤姆的胃肠菌群种类减少了40%,恢复正常饮食后菌群也没法恢复如初。这说明单一的饮食习惯可能会形成单调的肠道菌群。

那么,一个健康人的肠道菌群在短短几天内还能更加多样化吗?为了寻找答案,斯派克特教授和他的研究团队一行奔赴非洲坦桑尼亚,探索世界上最后一个以狩猎为生的哈扎部落的生活。据统计,哈扎人一年内要吃600种不同种类的动植物,几乎不生病也不发胖;西方人一年大约只吃50种不同种类的食物,极易发胖,患心脏病等疾病的概率高。哈扎人的肠道菌群多样性比美国人的平均值高40%,比英国人的高30%。相信这个比例的差距已经激起了你的好奇心。哈扎人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他们吃的都是什么?

非洲哈扎人丰富的饮食

斯派克特教授到当地和哈扎人同吃同住三天,一边观察他们的生活习性,一边将自己作为实验对象,观察自己的肠道菌群短时间内的变化。他跟随哈扎人一起外出觅食,身边充斥着泥土、血液、和粪便的味道,还不允许用清水或酒精清洗任何东西。

第一天早餐吃的是猴面包树上的豆子,哈扎人平时的主食也是这个:将弄碎后的豆子倒进水里,再用棍子大力搅拌两到三分钟,直至食物呈现糊状,过滤后倒入杯子食用。豆子虽然卖相不好,却异常的美味,其中富含的维生素C让它带有柑橘的芳香。饭后甜点是随手从树上摘的野生浆果,其中纤维和多酚的含量是人工种植浆果的20倍。

在其乐融融的午餐后,哈扎人展开了一场豪猪追捕行动。豪猪可是罕见的美味佳肴,因其身上长满尖刺,极难捕捉,但是作为天生猎者的哈扎人却有一套自己的办法。他们将豪猪藏身的地道挖通,静候它们探出头来。几个小时后,哈扎人发现了豪猪的痕迹,于是在地面上多挖几个洞,最终把两只豪猪逼到了角落里用矛刺死。豪猪的尸体当场被熟练地解剖开来,心脏、肺和肝脏都被煮熟吃掉了,剩余部分则带回部落和大家一起享用。据斯派克特教授描述,豪猪和乳猪的味道没多大区别,但豪猪的营养价值却比乳猪高好几倍。

哈扎人的主食还有外表酷似豚鼠、毛茸茸的蹄兔,以及一些狩猎回来的鸟。斯派克特教授曾以为浆果算是当地最有营养的甜点,殊不知这里还隐藏着更加高能量的东西——野蜂蜜。跟随响蜜鴷(非洲丛林地区的一种灰色小鸟,能指引猎蜜人和蜜獾去猎野蜂巢)的指引,他们在一颗猴面包树上10米高的地方发现一个蜂巢。哈扎人利用一块小木桩灵活地爬到树上,然后用烟吸引蜜蜂的注意,最后成功拿到了整个蜂巢。据斯派克特教授回忆,那是他见过最令人垂涎的蜂蜜,富含脂肪和糖,还能为人体提供极其丰富的肠道菌群。

肠道菌群增长有弹性

在三天“哈扎式”的生活后,斯派克特教授一行人返回伦敦。他将前一天收集的自己的粪便送去实验室检测,分析哈扎部落的食物对肠道菌群的影响。检测结果表明,斯派克特教授体内的肠道菌群种类比三天前增加了20%,其中有抵御肥胖和炎症功能的细菌明显比以前增多了。然而,斯派克特教授回归平常生活没几天,他的肠道菌群几乎也恢复到从前的水平。看来,肠道菌群多样性的变化有一定弹性,不可一蹴而就。

斯派克特教授认为,只要我们适当调整饮食结构并不懈坚持,肠道菌群的多样性在五年内会持续增长,患病的概率也随之减少。或许,像哈扎人一样回归原始生活是个不错的办法。大家还应该加深了解食物、环境和菌群之间的关系,改变枯燥的生活方式和不均衡的饮食习惯。

---

转载请注明本文标题和链接:《非洲原始部落的最佳饮食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路人甲 表情
Ctrl+Enter快速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