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科技杂志社官方网站

新浪微薄腾讯微薄

最新碎语:想象力比知识更重要

您的位置:大科技杂志社官方网站 >科学之谜> 深植于进化之中的欺骗

深植于进化之中的欺骗

所有物种都是大说谎家

有没有人想过自己每一天会撒谎多少次?答案可能让很多人惊讶,据调查,一个成年人每天平均会撒谎25次,就算是最亲密的夫妻之间,平均每交流10次就有一次在说谎!

我们会不自觉地向人家撒谎,有时连想也不想,甚至不承认自己在撒谎。大部分谎言是出于礼貌的应对,如“你这样穿一点也不胖啊”“改天找你饮茶”“我今天不能来了,我病了”“我给你打过电话,但打不通”等等。“大家都知道人是要活下去的,有时我们需要讲些大话替自己找方便。”美国心理学家费尔德曼说:“我们也明白,从某种程度来说世界并不诚实。”

欺骗同类不只是人类的专利,也是动物的本能。根据科学家的研究,不论是爬行、两栖、哺乳甚至是甲壳类动物都具有欺骗同类的本性,所有物种都是大说谎家!

到了繁殖季节,雄性牛蛙个体通常用叫声吸引雌性个体,牛蛙发出的声音强度和个体大小成正比。科学家发现,当大个体雄性牛蛙高声鸣叫吸引雌性的时候,总有一些小个体雄性牛蛙偷偷藏在它们附近的水草中,当远处的雌性牛蛙被吸引过来的时候,躲在一旁的小个体牛蛙假装自己就是那只高声鸣叫的大个头,抢先跳出来和雌性牛蛙相会,完成交配。

伯劳鸟也是欺骗同类的好手,有些伯劳鸟一旦发现了食物,通常会发出假的危险信号给同类,从而吓走同类独享美食。更变态的是狐狸,它既狡猾又缺乏母性,常和子女们争食。当母狐狸发现食物时,往往会发出一种虚假的警告信号,故意把小狐狸吓跑,然后大吃大嚼起来。

灵长类动物就更不用说了。动物学家在研究黑猩猩的过程中,观察到一只黑猩猩曾多次向其同伴示意某处有香蕉,当其同伴按它的示意走过去的时候,那只撒谎的家伙却朝真正有香蕉的地方跑。被骗的同伴扑了个空,而撒谎的黑猩猩则饱食一顿。当它返回原地见到受骗的同伴时,却装得若无其事,不露一点马脚。动物学家也曾亲眼目睹过一只小狒狒欺骗母亲的故事,它为了逃避母亲的斥责,突然站起身望向远处,于是整个狒狒群立刻变得不安起来,它们都以为有敌人来了。

欺骗处处深藏在生物本能中,就算是我们的基因里面也充斥着欺骗,举例来说,病毒和细菌常常会主动欺骗来进入宿主体内,假冒自己是宿主身体的一部分,让宿主的身体不会辨识为异物。

欺骗的进化:自我欺骗

我们不仅欺骗同类,我们甚至还会自我欺骗。因为感受真实自我的风险太大,我们不得不学着成为自我欺骗大师,我们用来自我欺骗的方式有很多,而且手段鬼祟,极尽添油加醋之能,以下就是我们用来蒙蔽自己的主要途径:

转移内心愧疚 一位有了外遇的丈夫,买轿车、送钻戒给妻子来消除心中的罪恶感,并且以这个行动来证明他是个尽责的丈夫;一位工作繁忙无暇陪孩子的父亲,提供孩子最好的物质来消除心中愧疚感,并目以这个行动来证明他是照顾孩子的。

狂躁的欢愉 我们不敢承认内心的悲伤,往往在被包裹着夸大的狂躁的欢愉之中,我们太需要感受快乐,以至于我们不允许自己感到一丁点的难过,为了不被那些隐藏的悲伤压倒,我们常常脆弱又坚持说“一切都好”。“这样很好,不是吗?”我们常常这样劝自己,我们不给相反的想法留下任何的空间和余地。

易怒 在某个特定情况下被忽视的愤怒,常常会渗进生活,形成了日常易怒的性格,谎言如此的天衣无缝,我们完全不知道愤怒的原因,只是不停的发脾气。有人动了电视遥控器;冰箱里有两个鸡蛋;电费开销比预想的要高……任何事情都能让我们失控,我们大脑充斥着那些恼人的事物带来的沮丧,狡猾的让它们占据全部的空间,阻止自己专注于那个真正让我们感受到悲伤的事情。

自我辩护 我们似乎喜欢用合理的解释来为难以接受的情感、行为、动机辩护,以使其可以接受。这个理论有很著名的两个案例,一个是酸葡萄心理——丑化失败的动机。对于得不到的东西,我们告诉自己我们根本不在乎,比如对于那栋自己买不起的房子,我们急切地强调自己兴趣寥寥,并对它嗤之以鼻。另一个是甜柠檬心理——人在追求预期目标而失败时,为了冲淡自己内心的不安,就百般夸耀自己追求过程中种种价值。比如一个众所周知的差劲景点,你的朋友玩过回来却不断夸耀,你就能推断他到底遭遇了什么。

戒备 当听到负面消息的时候,我们可能会用一种进攻的态度来欺骗自己。同事向我们提出一点意见,我们会立刻控诉他们的粗鲁与傲慢;伴侣指出一些不足,我们会怒从中来,认为他们竟然在困难的时刻给我们施压,被冒犯的感觉占据了我们的全部注意力,混淆了视听,让我们不再去关注那些严厉正确却难以接受的信息。

自我欺骗深植于进化之中

自我欺骗的下场往往很惨,从个人生命中的悲剧,到被误导的战争和经济政策,因欺骗和自我欺骗而在世界各地真实上演的悲剧时时可闻。那么为什么我们仍会不由自主要自我欺骗?为何要欺骗他人?自我欺骗对人类在自然世界里适者生存的进化过程看起来并无助益,为何作为一个遗传特征被保留下来?

美国著名的进化生物学家罗伯特·特里弗斯认为,欺骗的本领是自然选择的结果,自己骗自己正是为了更好地去骗别人。如果我们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在说谎(自欺使得我们意识不到谎言的虚假),那么,我们在行骗时就会少露出一些破绽,别人不那么容易察觉或识破我们的谎言,我们愚弄和操纵他们才更有胜算。而且,这样往往能减轻我们自己在骗别人过程中的负罪感,如果别人识破我们的谎言并指责我们的时候,我们可以理直气壮地说没有意识到自己在撒谎。

罗伯特·特里弗斯还指出,欺骗虽然可恨,却也促进了智力的进化——因为不管是骗人的还是被骗的,想要适者生存只能不断提高智商。在欺骗与反欺骗的代代角力中,新的欺骗策略必定会洐生出新的反欺骗策略,直至欺骗策略无效。从而催生出更新的欺骗手段,更新的反欺骗手段,代代循环⋯⋯这种互相角力过程,促进了智力的进步。人类文明的进步,某种程度上也可以说拜欺骗与反欺骗所赐。

怎样对待欺骗和自欺呢?一个人通过自欺而达成的欺骗,虽然在一定范围和时间内占到一些小便宜,但最后却造成一场大的灾难。自欺带给我们的过度自信和自我的膨胀,或许最终能毁掉我们自己。无视空难的真相最终会影响到下一次空难;不深刻反思战争的历史教训,就会导致下一次战争。尽管与自欺的搏斗非常艰难,但我们还是要为正视事实而努力。

---

转载请注明本文标题和链接:《深植于进化之中的欺骗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路人甲 表情
Ctrl+Enter快速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