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科技杂志社官方网站

新浪微薄腾讯微薄

最新碎语:想象力比知识更重要

您的位置:大科技杂志社官方网站 >大科技> 思想实验: 如果婴儿被重新分配

思想实验: 如果婴儿被重新分配

设想一个随机分配婴儿的场景

世界上,每天都有婴儿在出生,怀抱着新生儿,新晋级为父母的年轻夫妇常常一脸喜悦,憧憬着以后与孩子相伴的美好时光。这是一个美好又温馨的时刻。

不过,现在,想象一下,你处于一个非常奇怪的社会,在这个社会里,所有婴儿们出生后,会被随机分配,分配到的父母可能是黑人、白人、亚裔、西班牙裔、美洲原住民或其他任何组合。这些父母分配到的宝宝可能是非常健康的,也可能是严重畸形的。父母们现在只知道他们将要养的孩子不是他们的亲生孩子,让我们将这种现象称之为“社交混合”。

这个主意很可怕吗?是的,这是一个可怕的想法。想象一下,你自己的亲生孩子,可能会被分到一个穷人家,甚至是一个吸毒者那儿,他也许会被虐待,甚至可能被饿死。而你,只能抚养一个不是你自己亲生的孩子。

当然,这个设想是不可能实现的。然而,我们的目标是做一个思想实验,看看假如婴儿们被随机分配后,会发生什么,我们也可以反思下,社会上存在的种族主义、门户之见等等歧视现象到底错在哪里。

这会为我们带来什么改变?

超越亲情的爱 一些人认为,在人性中,遗传偏见是不可磨灭的,你对亲人的爱会驱使你做出对自己的家庭有利的事情,即便有的时候做的是些损人利己的事情。不过,社交混合会扰乱这种宿命观,而且会让我们更同情那些不是我们直系亲属的人,并愿意为他们争取到各项权利。因为既然任何一个人都可能是你的亲生孩子,那么,你不知道这个孩子会经历什么样的生活,你想他也能受到尊重,获得好的教育,有光明的前途和未来,那么,你就不会选择功利主义,会为所有的人争取共同利益,并同意基本权利和基本自由是所有人可以共同享有的。

更关注社会最底层 社交混合的第二个效应是人们会对孕妇的健康和福祉产生强烈的兴趣,随后,这种兴趣将会扩大到对每个人福祉的关注。我们也许最初希望是社会财富能平等分配,但为避免最糟糕的情况,即自己的孩子贫困落魄,被分配到最贫困的家庭,我们可能会更关注社会最底层人的生活,贫民窟会是我们的眼中钉,毒品和酒精成瘾、犯罪问题开始成为每个人关心的热点话题。我们会竭尽全力地改善这些社会最底层人的生活,为所有的人都提供能促进其发展的良好的社会和教育环境。

种族主义将消失 肤色与一个人智力、能力、品德之间的肤浅联系也将被切断。种族主义将消失,种族贫民区也会消失。所有种族的孩子都可能会成为邻居。任何白人孩子都可能有黑人父母,黑人孩子可以有白人父母。想象一下,美国总统有黑人、白人、亚裔和西班牙裔的孩子,他是否会做出更利于世界和平的政策呢?想象一下,在100年前,如果在德国、波斯尼亚、巴勒斯坦或刚果,这种社会混合已经发生了,那么,因种族、宗教的不同,而发生的族群大屠杀就不会发生。

每个孩子都有更好的未来 孩子可以随机分配时,孩子们都可以有更能期待的未来。现在,如果你是比尔·盖茨的孩子,你将不仅具有遗传优势,而且具有物质优势。而在社交混合的社会里,任何孩子都可能是比尔·盖茨的孩子,并且有机会使得其它方面的潜能得到开发。而比尔·盖茨的亲生孩子,他可能会发现自己是一个理发师的儿子,但是凭借超高的遗传天赋,他可以充分利用不太理想的教育环境,取得同样惊人的成就。

社交混合的好处,几乎会扩展到生活的方方面面,如果一个恐怖主义分子大屠杀时,他想到他可能是杀自己的孩子,是否可能会更仁慈点呢?推而广之,考虑到陌生人可能是自己的亲人,社会犯罪率、谋杀率都将会降低。我们每个人都会看到我们的命运和别人的命运之间的联系,门户之见、由财富带来的工作机会不均等等现象也会消失。所以,如果我们实施社交混合,或许会更利于每个人的发展。

反对者的声音

当然,这个想法还有许多反对意见。一些人认为婚姻的乐趣之一就是拥有爱的结晶,怎么能够不抚养自己的亲生孩子呢?不过,爱的结晶不在于孩子是否是你与爱人的基因产物,更大的乐趣应该是共同抚养小孩这一过程。确实,现在许多养子都会主动去寻找亲生父母,在儿童监护权案件中,法律也偏向于保护亲生父母而不是养父母,但是,就像在原始时代,抢女性也是一种习俗一样,现在大部分人也不会这么做,谁知道未来人是否还会有这种一定要抚养自己亲生孩子的观念呢?

也有人会说抚养其他人的孩子,会有各种各样的问题,养子与养父母之间会有更多矛盾,关系也不会那么亲近,这使得每个父母更适合养自己的孩子。然而,没有什么研究能证明这一论点。确实,比起亲生的孩子,收养的孩子往往会出现更多的精神和生理问题,但是这种情况常常出现在这些孩子是在较大年纪后才被收养,如果你是在其刚出生时,就收养了他,他和你的关系也会非常亲密,跟抚养亲生孩子没什么两样。

也有人反对说,也许因为自己养的不是自己亲生的孩子,我们会对这些养子漠不关心,或者我们因缺乏对亲生子女的抚养过程,对亲生子女也不会太上心,不过看看现在许多养父母和代孕母亲的行为,他们依然对养子或者有血缘关系但没抚养关系的孩子那么关心,我们大可不必那么焦虑。

一些人还担心父母想拥有自己的生物孩子的欲望是如此强烈,以至于他们会对公共利益视而不见,偷偷生下孩子抚养,但是这些婴儿没有出生证明,不会成为公民,不能投票,不能担任公职等等。如果被发现,还可能会被带走,很少有人会冒受到这些惩罚的风险。我们也不用担心生物亲缘关系模糊后,会不会出现乱伦现象。因为现在我们就有能力测试父母是否是近亲结婚。

当然,让社交混合,不是解决所有社会问题的万能药。但至少,它为我们提供了解决社会问题的一些思路。

---

转载请注明本文标题和链接:《思想实验: 如果婴儿被重新分配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路人甲 表情
Ctrl+Enter快速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