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科技杂志社官方网站

新浪微薄腾讯微薄

最新碎语:想象力比知识更重要

您的位置:大科技杂志社官方网站 >百科新说> 你何时真正长大成人

你何时真正长大成人


在当今时代,童年和成年之间的界限是日渐模糊的,到底是什么因素让一个孩子蜕变为了成年人呢?本文是根据美国社会年轻人状况来进行分析的,但与中国年轻人的状况也相当吻合。
当一个年轻少年渐渐长大的时候,突然有一天,他发现自己需要独自面对这个世界,需要完成很多人生任务,比如“找到一份工作”、“离开父母居住”、“结婚”或者“生子”疯狂地堆过来。如果你没能完成这些使命,父母就会抱怨,你怎么还没成年?然而,即使完成了这些过程,你却仍感觉自己只是像孩子一样在迎合父母。那么,你是一个成年人了么?你自己也糊里糊涂的。

801567__boy-fishing_p.jpg

 

用年龄和身体发育程度来判断?

判断一个人能否算得上成年人,年龄是一个重要的标准。法律和社会根据一个人的年龄来规定他所应承担的社会角色,生理学家也根据年龄来估计一个人的身体发育程度,然而,在本该最容易划定童年与成年界线的法律和生理学领域,问题的答案仍不那么简单。
在美国,法律规定,21岁之前你不能喝酒,但是选举权和参军的起点设定在18岁。在17岁之后,你才可以观看成人电影,但是14岁你就可以从事一些诸如送报纸和照看婴儿的工作。可见,在法律上,一些成年项目的年龄设定并不统一。另外,年龄本身也不是一个好的衡量标准,人们往往只是为了便于管理社会才定下了那些规矩,但这与一个人是否真正成年无关。比如,对于21岁之后的人来说,有的人是非常明智和成熟的,有的人是非常不成熟和鲁莽的,我们没空对每一个人进行成熟度测试,所以就用年龄一刀切的方式来判断他们是否可以喝酒。
法律难以告诉我们一个人何时成年,生理学又怎么样呢?我们想当然地认为,测量一个人身体的发育成熟度或许是一个办法。因为,当一个人的身体停止进一步生理发育的时候,这个人就正式拥有“成人身体”了,我们需要找到这个身体完成发育的时间点。这个时间点确实存在,不过,它取决于我们的测量方法。
比如,在青春期后,人类的性器官就发育成熟了,但是青春期的起点差别很大,8岁到13岁之间的女孩和9岁到14岁之间的男孩都可能是青春期的起点,而且这个时间段内的都只是“正常”的起点。这是一个很广的年龄范围,即使青春期的起点可以确定,一个人的性成熟也并不意味着他就不再发育了。
几个世纪以来,骨骼发育也一直是测量身体成熟度的重要方法。在英国的《1833年工厂法案》中,工厂主将第二颗臼齿的出现作为成人的标志(通常是11到13岁之间),这时的孩子就可以被工厂接受。在今天,牙科检测和手腕X射线检测又被用来判定难民儿童是否应该被收容所收留,但是这两种检测都不可靠。生物学家发现,骨骼成熟度的检测结果取决于你检测的部位。比如,智齿通常出现于17岁到21岁之间,而常常被用来确定年龄的手骨和腕骨,它们的发育速度也不同。腕骨在13岁或者14岁的时候就发育完了,桡骨、尺骨、掌骨和趾骨要在15岁到18岁才发育完。身体中最晚成熟的骨头——锁骨,则要等到25岁到35岁才发育完成。而且,环境和社会、经济都会影响骨骼的发育,不发达国家的难民骨骼发育就普遍比较缓慢。

成人礼_眸目压缩.JPG

 

成人礼?只是仪式而已

衡量一个人是否成年,单单考察年龄和身体器官是不够的,文化和观念的转型也很重要。
不同的文化中,人们常常都会经历某种仪式来成为理论上的成人,比如犹太人中的受戒礼或者天主教徒在教会中获得的认证。一个13岁的犹太女孩在行完受戒礼之后,在犹太教会中也许会承担更多的责任,但仍然是要依靠父母生活的。受戒礼只是她通往成年的漫长道路上迈出的一步,而不是一个转折点。所以,成人仪式更多的意义在于催促孩子尽快成长,而非一个标志。
高中和大学的毕业典礼也常常被视为孩子转变为成人的“开关”,这种看法是有一定的科学道理的。自19世纪以来,一波又一波的教育改革为美国留下了以年龄来分割的教育阶段——小学、中学、大学,在1918年,美国所有州都推行了义务教育。历史学家认为,这些改革的目标就是“为所有年轻人建立一个制度上的梯子,使他们通过教导一步一步达到成年。”在今天,大学的扩招也是为了同样的目标。科学家们发现,建立这种制度化的过渡时间,使人们在21岁或者22岁的时候仍待在校园里,这与人类大脑的成熟时间有着惊人的吻合。
科学家发现,在大约22岁到23岁的时候,人的大脑几乎就开发完成了。这并不是说你无法继续学习了,在你一生的时间里,大脑永远都是可塑的。但是,这种可塑性是“成人可塑性”,与“发育可塑性”是不同的。23岁之后,大脑仍然可以开发新的“电路”并修剪掉不必要的“电路”,但是神经结构不会再改变了,这就好像建造一个房子和装修一个房子之间的区别。
当然,大脑这些功能的发育也是有先有后的。比如,大脑的执行功能——逻辑推理、规划和其他高级思考功能在16岁左右的时候就达到成熟水平。所以,平均来说,一个人16岁的时候就有能力参加投票选举了,在这方面青少年不会比那些成人更愚蠢。大脑中也有发育较慢的部分,那就是大脑不同区域之间的链接,比如前额叶皮层与边缘系统的链接,前额叶皮层可以调节人的思维,边缘系统则是情绪的来源。当这些链接得以完全建立之前,人们往往不能够控制自己的冲动,所以美国最高法院限制青少年终身监禁的判决。
尽管学校教育时间的设计与大脑的成熟时间有着某种同步,但是,学生在20岁出头的时候,离开了学校就算是步入成年了么?2010年,美国《纽约客》杂志的封面文章揭示了一个当今美国毕业生的普遍状况:在自己小时候住过的卧室里,一个年轻人手举着博士毕业证,身旁的行李箱表明他刚刚离校,门口则站着表情复杂的父母,担忧、厌烦和困惑写在了他们脸上……这样的情景正发生在美国各个阶层的家庭中,许多学生在毕业后根本无法适应成人生活。学校给他们的经历远非社会经验,而且,随着越来越多的人选择读取硕士、博士这样的高学位,童年到成年之间的过渡期又有扩大的趋势。大学毕业就等于成人?还差得远呢!

2014070302-008.jpg

 

“成年初显期”和“不想长大”

每一代年轻人的成长都是美国社会重要的议题,而今,18岁到25岁的美国人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他们已经离开青春期,但仍然没有进入完全承担责任的成人世界。根据统计,今天这一年龄段的美国人,超过三分之一的人没有稳定的住处,大约有一半的人在一年内至少有一段时间要和父母住在一起,将近三分之二的人会和一名异性伙伴同居一段时间,但结婚年龄却严重拖后。科学家发现,“成人的时间表正在改变”。
经过多年研究年轻人的生活状态,美国克拉克大学的心理学家杰弗里·阿奈特提出了成年初显期理论。阿奈特将青春期和真正的成年期之间那段模糊的时间称为成年初显期,在他看来,青春期在18岁的时候明显结束了,年轻人步入成年初显期。正常来说,一个年轻人的成年初显期上限是29岁,当然也可以或早或晚地结束,这因人而异,只要他能够达到成年的“三大标准”。
基于多年的研究和统计,阿奈特提出了成人所需的“三大标准“:自己承担责任,独立的决策能力以及独立的经济能力。这三个标准在美国被视为成人必备的特质,在许多其他国家这三个标准同样是最重要的,比如中国、希腊、以色列和阿根廷,当然不同的国家还会有一些不同的选项添加到列表之中,比如,在中国,人们高度重视年轻人在经济上支持父母的能力,而在印度,人们则更看重年轻人在保证家庭人身安全方面的价值。
在这三大标准之中,有两项标准是相当主观的。一个人的经济是否独立,这可以客观衡量,但是你是否心理独立和负责任?这个只有你自己才知道,而且你也未必愿意达到这两项标准。克拉克大学在全美国发起了一项全国性调查,35%的18岁到29岁的年轻人表示:“如果可能的话,我愿意永远都不成年。”这说明了成年初显期产生的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年轻人自己不想长大”。原因也很简单,独立会使你感到有些孤独,责任常常带来很多压力,所以,成为一个成年人并不总是充满了乐趣。然而,徘徊在成年期的边缘,年轻人就却可以“进退有度”,在某些方面,比如享受生活时,你可以像成年人那样追求高品质,在其他方面你不喜欢成年人的做派,你就会放松对自己的要求。
尽管年轻人内心充满了矛盾,但大多数美国人还是在30岁出头的时候度过了成年初显期,他们结婚、育子,工作也渐渐稳定下来。阿奈特认为,一个人成为成年人不是一个一蹴而就的过程,而是一个长期而又有些曲折的过程——当你想要长大的时候,在不知不觉中,你就变成了成年人。

---

转载请注明本文标题和链接:《你何时真正长大成人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路人甲 表情
Ctrl+Enter快速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