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科技杂志社官方网站

新浪微薄腾讯微薄

最新碎语:想象力比知识更重要

您的位置:大科技杂志社官方网站 >科学之谜> 9大墓地揭秘出人类的进化

9大墓地揭秘出人类的进化

很少有动物会埋葬自己同伴的尸体,人类却会这样做,而且已经延续很长一段时间了。
古人类是从什么时候关注死亡后的世界?这是一个难以解答的问题,我们只能在他们的墓葬里寻找线索。
这里我们列出了人类史上重要的9个墓地,它们能告诉我们关于古人类关注死后世界的思维进化的有趣过程。它们分别是:

第一个葬礼  200~300万年前

南非约翰内斯堡附近有一个洞穴,叫做新星洞穴,洞穴深处存留有古代人类的遗迹。可新星洞穴又深又窄,普通人很难进到里面,因此考古人员不得不雇用娇小的攀援者协助考古工作,进到洞穴挖掘古人类遗迹。
2015年,考古专家认定洞穴里古老的骨头化石属于一个以前未知的人类物种,他们被命名为智人之星,生活在距今200至300万年前。但为什么他们最终出现在这样一个难以抵达的洞穴系统仍然是一个谜。有一个想法是,他们是在死后被其他人放在那里的。如果是这样的话,说明至少在200~300万年前,古人类已经懂得在隐秘之处埋葬死者。
墓葬的出现不仅是人类的早期智慧的体现,而且还是人类具有象征性思维能力的表现,说明人类祖先开始产生一种自我认知。这是认知上的巨大飞跃,这种特征能将古人类祖先与其他动物区分开来。

QQ截图20170610091511.jpg

 

 墓旁祭品   40万年前

在发现新星洞穴之前,考古学家一直认为距今40万年的西玛德罗斯赫索斯的洞穴才是最古老墓地。
西玛德罗斯赫索斯的洞穴位于西班牙北部一个13米高的陡峭山坡上,堪称是人类遗迹的宝库,因为这里埋藏了很多古人类的遗骸,比如海德堡人、早期的尼安德特人等,考古学家认为此处有可能是古人类的墓地。
“神剑”的出土进一步证明了墓地这个想法。“神剑”是一把双面的阿舍利手斧,由红色石英岩制作而成,考古人员在遗骸化石的侧边发现了它,认为它是“墓旁祭品”。
如果西玛德罗斯赫索斯洞穴确实是墓地,说明古人类已经懂得用物品来纪念死者,关注死亡之后的世界。

红色的仪式   12万年前

12万年前生活在以色列的古人类也许还没有语言,但他们对物件的象征意义并不陌生。考古人员在以色列的斯虎尔墓地发现了至少10个人的遗骸,包括7个成年人、1个儿童、2个婴儿。
他们的姿态非常多样。一些人的双臂交叉在胸前,双腿弯曲;另一些人的身边有陪葬品,比如贝壳制成的珠子,其中一人的背部朝上,胳膊环绕着野猪的下颔骨,另一个人的手中则是抓住了牛科动物的头骨。
在斯虎尔墓地附近还有另外一个墓地卡夫扎。大约9万年前,人们将一个小男孩的尸体埋葬在卡夫扎墓地中,还将黇鹿的鹿角搁在他的脖子和手上,将鹿的头骨放在他身旁。与小男孩“同眠”的还有一位年轻的成年女性,她的腿上有一个婴儿遗骸。
考古学家在挖掘卡夫扎墓地时发现了71块红赭石,红赭石是考古学中重要的证据,是旧石器时代举行各种仪式时经常出现的一种粘土颜料。而斯虎尔墓地内也有红赭石,其中一些似乎被加热过,这样就能获得一种特定的红颜色。
遗体的精心安排表示这时的人类不仅会有意埋葬死者,还会为死者举行一场特别的葬礼——红赭石带来的红色的葬礼,人们将红赭石磨成细细的粉末,然后涂遍死者周身,而红颜色象征着鲜血和生命,人们是在向死者致哀?还是期待他来日复活?我们无从得知,但是,确定的是,此时的人们已经有关于“死亡”的概念了。

堆叠起来的骨头  4.3万年前

一个世纪前,为了开通隧道,矿工们炸开了西班牙穆尔西亚某个山坡,惊讶地发现炸开的通道直通向一个复杂的洞穴。矿工们不知道,他们可能是4.3万年来第一批来到那里的人。
虽然现场被严重破坏,但考古学家还是发现了一些有趣的尼安德特人遗迹,包括3个完整的骨架,一个堆叠在另一个上,最后被岩石覆盖住。其中两个分别是一个妇女和一个儿童,他们的双臂弯曲,手搁在额头上,似乎是故意放置的。
在尼安德特人遗骸的旁边,有由石灰石、石英石、水晶石制作而成的石片器和艺术品,还有几个豹子爪。如果豹子爪和其它旧石器时代文物对这些尼安德特人有某种特殊的意义,那么它们似乎在向我们讲述,4.3万年前尼安德特人不仅会为死者举行葬礼,而且具有特定功能的物品才能当作陪葬品。

获得精神信仰  1.5万年前

大多数的史前时期,人类祖先是通过四处游牧寻找食物才得以生存。我们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从“游牧人”变为有家园的“农民”,但我们知道第一次的转变发生在地中海东部的肥沃地区。一旦人类采取了定居生活方式,埋葬死者的做法似乎就开始盛行起来了。
以色列的纳图夫文明(人类已知的最早的定居文化)就是其中的转变先锋,然而定居生活并不是想象中得那样简单,因为还要面对外族人对领地的侵略等问题。那么定居的“农民”该如何解决呢?纳图夫人的一个墓葬(距今1.5万至1.15万年前)给现代考古人员带来了线索——原来他们背后是有精神支柱的。
以色列北部的希拉松塔奇提特洞穴遗址里有一个特殊的墓地,墓地的主人是一名神秘的老妇人,她来自1.5万前的纳图夫文明,被葬在玄武岩制成的大盆中,她的头部和臀部下铺垫了许许多多的龟甲,周围散落着数十只烧焦的贝壳以及若干稀奇古怪的祭品,其中包括一只鹰翼、一个豹骨盆和一条人腿。
似乎这里曾举行过一场隆重的墓葬盛宴,考古学家将这种现象解释为巫师葬礼。如果这个猜测正确,那么老妇人可能是一位女巫,是纳图夫人的精神领袖,也说明纳图夫人拥有自己部落的精神信仰,来面对生活中的重重困难。

高地位的美洲男孩   1.26万年前

人类是何时,又是如何殖民美洲大陆的,这一问题目前仍旧处于激烈的争论中。但是,美洲殖民先驱者可能是石器时代的探险家,大概是在1.6万年前从亚洲迁徙而来。因为不久之后,克洛维斯文明(以拥有先进工具而闻名)已遍布北美的西部地区。
克洛维斯埋葬习俗可以追溯到1968年在美国蒙大纳拿州发现的一个地下洞穴墓地。大约1.26万年前,一个3岁男孩被葬在这里,和他一起的还有一间巨大的藏物间,大批物品被埋葬在此处,包括各种涂有红色赭石颜料的石器和骨器。最有趣的是一把重要的工具——祖传的骨刀,被埋葬时就已经有150年的历史了,考古学家称之为“祭品”。
在物资匮乏的年代,克洛维斯人却将那么多物品留在了一名小男孩旁边,为什么?研究人员认为藏物间的规模暗示着这名克洛维男孩是一个地位很高人的儿子,这场葬礼是高阶级人群的礼遇。
2014年,男孩成了最早进行基因组测序的古代美洲人,他携带的基因现在大多分布在中南美洲,部分美国人身上也有。

与死者一起睡觉   9000年前

当你知道你所爱的人的遗体在床下面时,你躺在床上还能会睡得很香吗?估计不能。但这却是9000年前加泰土丘居民的真实生活写照。
加泰土丘是世界上的第一个城镇,坐落在土耳其。那里的居民会把死去的家庭成员放在篮子或者卷在草席中,然后葬在灶台、床或地板下。当居民搬家时,他们会将家人的遗骸挖出来,带着一起离开。
不过,并不是所有的尸体都埋在家里。考古学家在加泰土丘遗址发现了类似神庙的地方,有60多具遗骸被放在神庙地板下。这或许在告诉我们加泰土丘居民有宗教信仰,有些人会将家人的遗体供奉在神庙中。
对死者的尊重,和死者保持亲密,似乎已经成为加泰土丘居民生活和文化的核心,这种现象被称为“祖先崇拜”。

文化大熔炉   5500年前

有一群神秘的牧民生活在约5500年前的欧亚草原,是西方文明的奠基者之一,他们就是亚姆纳亚人。亚姆纳亚人经常使用牛拉大车子,走南闯北,对外交易,金属大多是铜器,所讲的语言是古印欧语——是现代欧洲语言的源头之一。
俄罗斯南部地区有一个100米长的亚姆纳亚人墓地。随葬武器包括一把铜匕首、一把铜斧,埋葬的可能是一位英勇的战士。墓地的随葬品中还有杵,可能是用来捣碎食物或研磨颜料的。这些墓葬品可能是亚姆纳亚人和远在地中海的爱琴文明进行贸易的重要证据。
值得注意的是墓葬品中还有一对金耳环,亚姆纳亚人的坟墓很少会有黄金,因为只有较先进的技术才能制作黄金饰品,如果它们不是外来物品,说明过着游牧生活的亚姆纳亚人渴望创新,他们正在开发新技术,做一些奇怪的金属实验,想要“创造”出比铜器更珍贵的物品。

QQ截图20170610091534.jpg

 

与疾病作战 1000年前

11世纪,意大利阿尔托帕肖的僧人会将死者埋进教堂墓地。这些人类遗骸,加上被记录下的当时的气候和社会经济条件,为现代人提供了1000年前人类对抗疾病的线索。
除此之外,还有建于14世纪和19世纪的教堂集体墓地。当时黑死病和霍乱袭击该地区,造成很多人死亡,被埋在那里。研究人员正在研究这些人类遗骸,寻找造成这些疾病的细菌残留物质。通过研究这些残留物质,研究人员可了解细菌随着时间是如何改变的,细菌何时会对药物产生耐药性,以及与它们最相似的现代菌株有哪些。
如果这项工作获得成功,它将帮助我们对抗未来的流行病。

---

转载请注明本文标题和链接:《9大墓地揭秘出人类的进化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路人甲 表情
Ctrl+Enter快速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