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科技杂志社官方网站

新浪微薄腾讯微薄

最新碎语:想象力比知识更重要

您的位置:大科技杂志社官方网站 >百科新说> 现实8小时,服刑1000年

现实8小时,服刑1000年

罪犯也讲人权,那么如何惩罚?

2012年3月,英国的丹尼尔·佩尔卡在其母亲和继父的虐待下死亡,当时他只有4岁。在他死亡前的几个月里,他遭到毒打、禁食,还被按在水里直到失去意识,好让他妈妈有片刻宁静。他的父母还发明了新的虐待手段:在丹尼尔要喝水时他们却喂他吃盐。丹尼尔被折磨得遍体鳞伤,父母不但不把他送到医院治疗,反而把他锁在只有一个床垫的小房间里,睡觉和排便都在上面,邻居们在夜里不时听到丹尼尔的哭喊和尖叫。

丹尼尔的母亲和继父,他们因谋杀丹尼尔被判处30年监禁。.jpg丹尼尔,在母亲和继父的虐待下死亡。.jpg
2013年8月,丹尼尔的母亲和继父被判处30年监禁,这已是英国目前最严厉的刑罚。然而,犯下如此罪行,这种刑罚实在是太轻了。而且,根据英国法律规定,监禁期间的待遇要符合一定的标准,譬如,监牢必须干净清洁,犯人的饮食必须充足,营养必须足够,犯人的运动娱乐时间也必须得到保证,否则,监狱就是侵犯了犯人的人权,犯人可以上诉寻求公正。这么好的待遇,对比小丹尼尔的悲惨遭遇,简直不像是在服刑,更像是在度假。更何况,这对夫妻还很年轻,30年后,他们一个57岁,一个64岁,依然能再次享有自由。犯下如此重罪却如此逍遥,真是人神共愤!
30年刑罚太轻,那么可不可以加重刑罚呢?死刑无法考虑,因为为了强调人权,不少西方国家都已取消了死刑,那么只能增加服刑期了。在美国,这样严重的虐待罪会被处以超长刑期的刑罚,比如,曾有一名罪犯因囚禁3名女子并施以折磨,被判处1000年监禁。
但实际情况却是,罪犯根本不可能被关押1000年,最多老死监狱。因此,即便如此惩罚,相对他们邪恶的罪行来说,仍然是太便宜他们了。那么,在人道主义的今天,用怎样的方式才能让他们受到应有的惩罚?伦敦大学哲学高级讲师丽贝卡·罗奇就此提出了一个新奇的设想——超长虚拟服刑期。

虚拟服刑1000年

随着扫描和绘制人脑的科技不断进步,也许有一天,人脑可上传至电脑,并以数字形式存储和运行,同时可以将数字化的大脑下载至保存好的人体中。借用特殊的程序,让数字化的人脑在计算机中体验的时间放慢,也许现实中的8个小时就可以让计算机中的人脑经历1000年。当判决一个重刑犯时,早晨将他(她)“放逐”到计算机中,傍晚将他重新送回自己的身体,即可完成了他的服刑,而且在身体上不会有任何损害,体现了人道主义原则,而他精神上所受的煎熬却已有1000年,又达到了罪犯服刑1000年的目标。
当然,在实施这种新奇的刑罚方式时,我们必须确定扫描的结果不仅包含了大脑的一切信息,而且呈现出当事人完整的人格;当服刑结束时,完整的大脑数据会完全覆盖人体原本的大脑信息,而且服刑产生的效应会留在现实身体中。

1.JPG

 

用药物让罪犯产生时间幻觉

除了数字化“放逐”这种方式,还可以采用药物来改变人体对时间的体验。我们知道,一个人的情绪、从事的事情或周围的环境能改变人对时间长短的体验。快乐的时光总是太短,痛苦的经历总是太长,人经历恐惧时比经历平静时感觉时间过得更慢。
而最新的研究发现,一些对心智影响较大的药物也会拉长人对时间的感知。丽贝卡认为,这些药物也可以应用于罪犯服刑。服刑方式可以通过特殊的机构设计的药物或其他医学方式使罪犯的时间度过得尽可能缓慢而单调,使其精神遭受到的煎熬时长与他的刑期相当。
有人责问丽贝卡·罗奇这种捣鼓人类大脑的方式是否道德。罗奇回应,也许现在没有刑罚是直接用药,但其他很多的方式已经在影响人的心智了,譬如让监狱的环境在审美上令人觉得不适,把监牢设计得更加幽闭而令人产生幽闭恐惧,或者把床设计得非常不舒服等等。
虽然拉长时间从未用于刑罚,但扭曲时间是审讯技巧之一。嫌疑人被暴露在持续的或不停地非正常摇曳的灯光之下,以至于嫌疑人无法判断当下的时间,现实感受被剥离,变得需要依赖、脆弱和易屈服。

伸张正义与保护人权并重

许多人权人士认为,罗奇是在发明新的不人道的酷刑。不过,罗奇指出,她只是为刑罚方式提供新的思路。现代量刑就是按照罪行的严重程度判断长短不同的监禁年限,如果犯人的罪行真的恶劣到一定程度,像丹尼尔的父母一样,为何不能真正判处1000年的监禁?利用科技减慢时间,让犯人服刑过程节省了监狱的管理成本和简化了服刑程序;何况,刑罚结束后,犯人仍然保持当时的年龄,他可以继续生活的年限跟“入狱”前一样,正义和人权共同达成。这样美国的千年量刑也可以真正地得到执行了。

---

转载请注明本文标题和链接:《现实8小时,服刑1000年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路人甲 表情
Ctrl+Enter快速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