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科技杂志社官方网站

新浪微薄腾讯微薄

最新碎语:想象力比知识更重要

您的位置:大科技杂志社官方网站 >科学之谜> 撼动“人类”的史前新人种

撼动“人类”的史前新人种

在非洲约翰内斯堡的一个山洞中,出土了1500多块古人类化石,为史前人类研究领域带来了可供广泛讨论的话题。这些被称作纳勒迪人的史前物种,其手部和脚部的解剖学特征十分特别,与尼安德特人和现代人有相似之处。他们可能具有使用工具的能力,既能奔跑,又善攀爬。另外,纳勒迪人或许存在埋葬同伴的文化习惯,而这还给他们添上了几分神秘的色彩。

W020151019310250189114.jpg

 

想要见你不容易

2013年,两位洞穴探险家在南非约翰内斯堡西部山谷的“明日之星”山洞发现了一条不足20厘米的狭缝。他们通过头灯照亮,探头进去,看到洞穴内部有很大的空间,地上散落着一些人骨。
这一发现很快引起了南非金山大学李·罗杰斯·博格教授的注意,因为探险家所描述的洞穴位于一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划定的世界遗产之中,在该区域附近曾经出土过大量的古人类化石。洞穴整体比较隐蔽,不易受动物破坏或气候影响,和其他环境相比,这对于骨骼化石的保存更为有利,因此在这里更有可能找到相对完整、具有研究价值的古人类遗迹。
但是,当教授到达现场之后,他发现洞口太窄,普通体型的人很难进入。所以和以往秘而不宣的考古勘探不同,在这次考古挖掘中,博格教授破例在社交网站上广泛征召体型瘦小,没有幽闭恐惧症,并且由一定洞穴探险经验的科学志愿者加入考古挖掘工作。
2013至2014年中,在多位体型娇小的女性志愿者帮助下,先后从这个洞穴中挖掘出1500余块古人类骨骼和牙齿化石,属于至少15个以上古人类个体,遗骸包括婴儿、儿童、成人以及老人,研究素材丰富。考古人员以洞穴的名称将这些神秘的古人类称作纳勒迪人。在当地语言中,“纳勒迪”就是指“星星”。
研究人员对挖掘出的骨头化石进行了一系列研究,认为纳勒迪人属于原始人类的一种,和其他已发现的人类物种有着明显的差别,是一种新发现的人类物种。

12.jpg

 

人属物种

纳勒迪人的化石兼具了南方古猿与人属的特征。纳勒迪人的大脑仅有一个橘子大小,脑容量很小,大致为465~560立方厘米,还不及现在人类的一半,这样的脑容量似乎够不上人属生物的级别,倒是和南方古猿属比较接近。但是,从颅骨的整体形状来看,纳勒迪人和南方古猿属的差别很大,颅骨后部成五角形态、枕骨向后隆突等特征反而和人属生物比较相似。
纳勒迪人身型细长,身高约为1.5米,体重约为45公斤。他们的牙齿也很小,接近发展比较成熟的人属物种,但他们的肩部特征更像猩猩。
纳勒迪人的躯干、骨盆、股骨近端都比较原始,很像400万年前出现在非洲的南方古猿、智人的祖先。不过,看到另一些身体特征,你又会认为他们属于仅在20万年前出现的现代人类。有人认为他们是南方古猿的后代,也有人相信他们是存在于南方古猿和早期人类之间的过渡物种。总的来说,头骨、手和牙齿的特征意味着这个新的物种可能确实属于人类物种。

手脚高能

在“明日之星”洞穴出土的骨骼化石中,大约有150件手部化石,有一个纳勒迪成人的右手化石几乎是完整的。更难得的是,在107件足部化石中,还有一个完整的右脚化石。
研究人员建立起关于纳勒迪人手部与足部的计算机二维和三维模型,将这些完整的手部、足部化石与南方古猿、能人、尼安德特人以及早期现代人的手部进行了解剖学比较研究。
研究人员发现,纳勒迪人的手腕部分和拇指与尼安德特人及现代人类十分相似,这意味着纳勒迪人可能拥有很强的抓握能力和使用石器工具的能力。双手手指可以弯曲,说明纳勒迪人可以比较灵活地使用工具。同时他们手指弯曲的程度高于其他早期人类,这说明纳勒迪人也具有较好的攀爬能力,以此判断这种原始人类可能在一定程度上保留了树栖的生活方式。
研究人员还发现纳勒迪人的足部有许多地方与现代人类的足部近似。其趾骨弯曲,与现代人一样形成了足弓,说明纳勒迪人非常适合长距离行走,这显然是直立行走进化出的杰作。而且他们的趾骨比现代人更加弯曲,这在某种程度上说明,其运动方式可能不仅是直立行走,大概也能更好地奔跑,说明他们当时的运动可能有多样方式。

葬礼文化

发现纳勒迪人的“明日之星”山洞,位于地下30米的深处,那里只发现了大大小小的骸骨,周围没有任何动物化石,也没有石球、石片等石器,以及与生活相关的其他东西。因此,这个洞穴应该不是纳勒迪人的居所,那又为什么会一次性出现这么多年龄不一却保存得相对完整的骨头呢?考古学家推断,这里或许是纳勒迪人用来埋葬死亡同伴的墓穴。
埋葬,是人类处理尸体最常见的做法之一。当时的纳勒迪人可能将死去的人搬运到洞穴最深处,一具尸体挨着一具尸体,把他们埋葬于此,这样的做法甚至可能延续了很多世代。如果这种猜想正确,那么就意味着纳勒迪人社会中存在某些仪式化的现象,以及象征性思考能力。而在此之前,这些能力一般被认为是在比较后期的类人物种身上才具有。
而有意识地处理亡者的尸体,意味着当时的纳勒迪人可能已经懂得了尊敬死者。那么,当时的这群人是否已经产生了对于生死的敬畏,他们是否存在信仰,在他们的小小社会中会不会已经产生了原始的宗教观呢?这些疑问根据目前的发现还无从得知,但我们知道,许多年之后,我们依然在做同样的事,用埋葬的方式告慰亡灵。
纳勒迪人兼具现代人类和原始人类特性的物种应该使得科学家们重新考虑人类的定义,到底怎样才能算作是人类?我们一直以来将这些仪式化的行为视作现代人类独有的,这样的观念是不是错的呢?我们是不是从很早很早以前就产生并一直继承这一行为,直到今天的呢?这是不是类人物种一直都会做的事呢?在人类进化这个复杂的问题上,我们还有许多问题要去探索,许多现有理论需要接受重新评估。

---

转载请注明本文标题和链接:《撼动“人类”的史前新人种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路人甲 表情
Ctrl+Enter快速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