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科技杂志社官方网站

新浪微薄腾讯微薄

最新碎语:想象力比知识更重要

您的位置:大科技杂志社官方网站 >科学之谜> 告别狂犬病

告别狂犬病

今年是狗年。狗是人类亲密的动物伙伴。但与狗相关的一种传染病却非常可怕,那就是狂犬病。

狂犬病是一种由狂犬病毒传播的疾病,其临床表现为口吐白沫, 怕水,不能喝水,甚至连自己的唾液都不能吞咽,故又名恐水症。人被传染上之后,一旦出现症状,死亡概率几近100%。

狂犬病人的死亡方式是极其可怕的。更糟的是,等到发作,一切已于事无补。人们所能做的只是通过挂点滴让患者不至于即刻脱水毙命。对于人类,狂犬病是已知的最致命的传染病之一,每年在全球造成6万多人死亡。

然而,人类也不是束手无策,最近科学试验表明,我们是有办法根除狂犬病的。几项小规模的试验表明,只要措施得当,短短几年内这个梦想就可以成真。如果做到了,狂犬病将成为继天花和牛瘟之后第三个被人类根除的传染病。

狂犬病——人类古老的敌人

狂犬病是人类古老的敌人。从蝙蝠、黄鼠狼到猴子、浣熊,许多动物都携带狂犬病毒,但大多数野生动物都能与之相安无事。唯有狗的狂犬病毒,对狗、对人都构成重大威胁。在古代的美索不达米亚,如果疯狗咬了人,主人要被罚一大笔钱,够买20只小船。法律上做如此重罚,当然是有道理的,因为狂犬病是不治之症。

人类摸索出对付狂犬病的办法,最早始于1885年。当时,法国微生物学家路易·巴斯德遇到一位被疯狗咬伤的男孩。巴斯德用从一只受狂犬病毒感染的兔子身上掏出的脊髓,干燥之后制成的疫苗为其治疗。在多次试用之后,他终于挽救了男孩的生命。

像巴斯德当年一样,现代也采用预防和治疗相结合的手段,因为狂犬病有一个不同寻常的特征:病毒进入体内后不会立即发作;病毒从伤口扩散到脊髓或大脑,需要几周的潜伏期。扩散过程相对比较缓慢,这意味着,被携带狂犬病毒的动物咬伤的人,如果能得到及时的治疗,比如一个月内连续多次注射疫苗,狂犬病毒在他们身上就不会发作。得益于这些治疗措施,如今在美国,一年中仅有一、两例狂犬病死亡病例,死的人通常是因为被野生动物咬伤,没及时去医院就诊所致。

滥杀狗不能根绝狂犬病

今天,狂犬病死亡病例主要集中在非洲和亚洲落后地区,那里的大多数狗没有受到严格管理,被允许随便在街上游荡。狗主人要为狗的行为负责的意识比较淡漠。作为看家的动物,人们可能会给他们的狗提供吃的、睡的,却没有钱给它们注射狂犬病疫苗。同样,如果有人被狗咬伤,狂犬病疫苗也不是随时随地可以注射的:治疗费用对于贫穷的人,是一笔大开支;或者当地的医院可能没有疫苗存货。

这就是为什么在发展中国家,往往通过减少狗的数量来控制狂犬病。一个地区狂犬病爆发后,首先遭殃的是狗。人们四处捕杀狗,不分有病没病都将它们赶尽杀绝。

但这并不是控制狂犬病的长远解决方案。捕杀确实能在短时间内让狗的数量下降,控制狂犬病毒的蔓延,但其他地方的狗很快就会涌进来填补空白,而新来者可能又携带狂犬病毒,为下次爆发埋下祸根。

更好的做法是,不去捕杀狗,而是给它们注射疫苗。狗的疫苗相对便宜:一剂仅需大约25美分,相比之下,给被狗咬伤的人打疫苗的费用超过了100美元。如果一个地区连续几年有足够的狗接种了疫苗,人们传染上狂犬病毒的概率就会大大降低。

接种疫苗行之有效

这个方案之所以能奏效,是因为狂犬病毒传播的速度相对比较慢。比如,像麻疹这样的传染病,每个病人又能传给其他大约15人,而1条疯狗在死前大约仅能传染平均1.2条狗(或人)。从疾病传播学的角度,这意味着,一个地区的狗如果70%接种了疫苗,狂犬病毒基本上就会随着病狗的死亡自行消失。而且,如果没有大量的狗被捕杀之后留下的资源真空,就不会有别的地方携带狂犬病毒的狗进来。

为什么一个地区狗的接种率对于控制狂犬病如此重要?举个例子,比如1条疯狗死前咬了2条狗,而这2条狗刚好接种过疫苗,那么狂犬病在第一步就被刹住了;如果2条狗都没接种,那么狂犬的数量一下子就增加了2条,这2条病狗又要去咬别的狗,然后又要面对被咬的狗有没有接过种这个问题。理论上,只要70%的狗接种了疫苗,传染下去的概率会逐级变小,最后趋于零;但要是接种率低于70%,传染概率会一级一级放大,最后遍及整个狗群。

但是,这种给狗接种疫苗的办法过去没有被人们认真对待。因为人们担心,自然界中有这么多其他动物都携带狂犬病毒,即使病毒刚从狗群中彻底清除,也会从自然界的“病毒库”中迅速补充进来。

但这种想法其实是错误的。虽然狗也许会在被蝙蝠咬伤之后,传染上狂犬病毒,然后狗咬人,又把病毒传给人,但蝙蝠的狂犬病毒是狗病毒的一个变种,不会在狗之间传播。所以,为了控制狂犬病,我们还是应该把重心聚焦到控制狗病毒的传播上,而有效的办法就是给狗接种疫苗。

双管齐下反倒失效

许多南美国家采用这种方法已经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他们在社区设立了免费的疫苗接种诊所,让居民带上他们的狗来接种,接完种给它们戴上一个标志性项圈。这种办法在乌拉圭、智利和巴西南部是如此行之有效,以至于那里的狗狂犬病毒几乎根绝,在这种情况下,甚至都不需要给狗大规模接种疫苗了。

相比之下,其他地方尽管付出了很大的努力,却没有取得什么成效。例如,印尼巴厘岛近十年来尽管一直采用给狗接种疫苗和捕杀狗双管齐下的办法消灭狂犬病,但狂犬病仍时有爆发。巴厘岛是一个与陆隔离的岛,按理说在这里消灭狂犬病应该更容易才是。

专家们认为,双管齐下的办法恰恰是症结所在。滥杀狗事实上妨碍了疫苗接种活动。因为当接过种的狗被捕杀之后,这类狗在群体中所占的比例就会降到70%以下,而要根绝狂犬病,这个比例不能低于70%。此外,当看到自己接种过的狗也跟其他狗一样被捕杀时,公众还会对接种产生抵触情绪,觉得接种是白花钱,以后养狗也就不愿再去接种疫苗了。

根除狂犬病是可能的

当前,根除狂犬病任务最艰巨的国家是印度。印度在全球狂犬病死亡中所占比例过高,占总数的35%。主要原因是,由于垃圾食物清理不及时,印度大街上满地都是流浪狗。这些狗不仅数量多,而且很凶,一般人很难把它们逮起来,带去接种疫苗。

但即使在这里,通过国际慈善机构的努力,疫苗接种也已经使当地的狂犬病死亡人数多年来连续下降。比如,在慈善机构开展试验的印度最小的州果阿邦州,狂犬病的死亡人数已从2014年的14人减少到2015年的4人再到2016年的1人。这证明,通过给狗接种疫苗,在印度狂犬病这么居高不下的地方也是能根除狂犬病的。

虽然这些成就令人鼓舞,但要在全球范围内消灭狂犬病,还需要各国政府和国际机构继续努力。2015年,世界卫生组织和其他几家国际机构制定了一项行动纲领,目标是争取到2030年底,不让人类受狂犬病的威胁。

告别传染病

到目前为止,我们只成功地从地球上消灭了一种人类传染病,即天花。它是在1980年宣布被消灭的。现在,天花病毒只保存在一些实验室的小瓶子里。

此后,我们也摆脱了牛瘟病。不过牛瘟病不会感染给人类。牛瘟是通过大规模给牛接种疫苗,在2010年宣布被消灭的。

但其他传染病就不容易根除了。小儿麻痹症是一种会导致瘫痪和死亡的儿童疾病,现在虽然在全世界已经减少到每年少数病例,但难以根除。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在它仍然流行的少数国家,包括阿富汗、尼日利亚和巴基斯坦,要么政局动荡,要么地区太偏远,人们难以到达。

龙线虫是一种通过水源传播的寄生虫,看起来似乎是下一个根除的好目标。多年以来,专家们一直试图通过教育人们不要饮用没经过滤的水,以及避免在河流和其他自然水源中浸泡伤口等办法来根除它。但在2016年,这项努力遇到了一点挫折。这种通常只寄生在人身上的蠕虫,开始在狗中传播。现在它已经分化成两种寄生虫,可能需要更长的时间才能根除。

---

转载请注明本文标题和链接:《告别狂犬病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路人甲 表情
Ctrl+Enter快速提交